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球探体育疫情人性照妖镜!让我们致敬白衣天使也

09-22

  2020开年一场疫情,打乱所有节奏,改变了千百年来华夏大地原有的春节模样,超市里无数洗手液被抢购一空,药店里无数消毒剂、口罩断货告急;无数身居外地的打工者只能隔空与家人团聚,无数在家深蹲的老百姓只能隔

  2020开年一场疫情,打乱所有节奏,改变了千百年来华夏大地原有的春节模样,超市里无数洗手液被抢购一空,药店里无数消毒剂、口罩断货告急;无数身居外地的打工者只能隔空与家人团聚,无数在家深蹲的老百姓只能隔空给亲友拜年,无数义务反顾的抗疫英雄签下请愿书赶往疫区,也让无数孩子只能隔空拥抱TA们的父亲母亲、叔叔阿姨

  从疫情初起至今,来自各方的相关新闻报道层出不穷。幸生华夏,国家紧急调动医务和公职人员赶赴抗疫一线,呼吁全民共同为抗击疫情而努力,然而一些不法商家却趁机发起国难财,借用网友们流传的一句话:我们不断被各种暖心之举感动,也不断被各种恶性事件激怒。

  在大众恐慌之下,有人为了家国安危迎风绝美逆行,有人为了金钱利益顶风违背良知。雨果说过:“没有比金钱更能腐蚀人心的了。”此前就有报道称全国多地都出现哄抬口罩等基础防疫物资价格的现象。《人民日报》曾曝光多个“天价口罩”新闻:北京某药店10只口罩原价143元卖到850元,被处以300万罚款。天津某药店1只N95口罩原价12元卖到128元,被处以原价10倍罚款。上海某药店居然卖出5万余只过期口罩,已被处罚。

  如今,部分发“国难财”的黑心商家们,竟公然在国内头部电商平台“行骗”。某采购商积极响应政府号召,想为抗击疫情尽心出力,迅速在阿里巴巴1688平台开展采购计划,发现一家名为“烟台方心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供应商所提供产品宣传,符合此次防疫杀菌标准,便在该供应商处采购两批“杀菌、消毒弱酸性次氯酸水”产品。

  由于疫情突然,采购商急于尽快投入抗疫行动中,多次主动通过阿里客服、微信、电话等方式,向供应商要求提供生产许可等相关证明文件,供应商一再表示:他们一天要出100多吨,都是采购商买回去自己分装就能销售的,供应商还说:为了快速抗击疫情,他们当地政府出台的政策是“企业可以先生产后补许可证”,同时供应商还向采购商反复承诺:“我们年前就上报办理消毒产品安全卫生生产许可证了,过几天就能下来。”

  期间,采购商继续多次通过电话等方式,向供应商提出要求出示安全卫生生产许可证一事,供应商仍继续反复坚称:“都是政府要求他们加班加点生产的,让采购商放心,只要买回去自己分装就可上市“、“我们当地政府允许先生产后补证的,这个证下个周肯定出来了”。

  随后采购商除货款以外又承担了6000元运费,收到货物。此时,供应商仍未按约定时间给出相关生产许可证明等文件。造成采购商无法在当地找到同意合作的分装厂家,产品也无法在当地卫健委备案。采购商就此事曾多次、多方、设法联系供应商,供应商不予理睬。

  采购商无奈通过阿里平台进行投诉,此时供应商似乎早有准备,已经先行一步将阿里巴巴商铺内的产品名称偷梁换柱,将原“杀菌消毒弱酸性次氯酸水”产品描述改成“微酸性次氯酸水”,供应商此时开始强调经销的是“微酸性次氯酸消毒剂”,阿里平台要求采购商提供一下供应商原产品名称描述证据。

  采购商向阿里平台提供了供应商原网页产品宣传图文截屏后,供应商又狡称:已经告知采购商产品无生产许可证,后果应由采购商自行负责。此时阿里平台再次要求采购商拿出相关证据。

  采购商拿出截图证据后,阿里平台则认为:当时供应商没有给出具体审批时间,造成损失由采购商自负。采购商再次提出质疑:供应商在阿里平台上销售产品,阿里为何不审核资质?阿里平台答复:这只是平台什么地方疏漏了,采购商可通过法律程序维权。

  同时,阿里平台再次向供应商提出,希望其同意退货并承当运费,供应商拒绝。阿里客服最后以:“供应商只告知采购商过几天许可证能下来,而没有确定哪天许可证能够下来”为由,结束了采购商的调解投诉。

  在阿里平台调解结束后,采购商记得曾经多次用语音电话方式催促供应商:“没有许可证无法销售”,但是供应商多次拖延:“几天后会下来”,由于聊天记录信息过多,采购商重新详细查了所有聊天记录,终于找出一条供应商承诺“下周肯定能下来”的聊天记录,采购商立刻将该证据上传平台,然而阿里平台客服在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仍然毫不留情地关闭了投诉通道,并在投诉结论中表示:“支持供应商意见”,最结束了售后投诉!

  显然阿里巴巴平台对违规供应商不但不予以惩罚,对自身审核疏漏造成采购商损失置之不顾。做出伤害采购商合法权益的裁决,助长了供应商继续违法乱纪的歪风邪气。

  按此前供应商说自己每天有100多吨产量,至今还在线上平台明目张胆的公开销售,若这些违法犯罪行为不予制止,还将继续坑害多少采购商?疫情期间,若人们使用了不合格的、无效的消毒制剂,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可怕后果?这不仅违背了卫健委的抗疫精神,更是置广大人民健康安全于不顾。

  下面我们附一篇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部分消毒剂在新型冠状病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问紧急上市的通知》的文件截图。

  灾难,可以考验人类良知;而疫情,恰似人性的照妖镜,是好是坏,一照便知。供应商于光天化日之下,在交易后悄悄篡改产品描述,打着“次氯酸水”不是“消毒水”旗号,企图偷梁换柱,非法牟利,还口口声称:“我们经营了十几年都是诚信经营,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是买家由于疫情过了,自己找不到加工厂家加工产品,最后跌价了来找我卖家补损失。”

  这桩近期发生在阿里巴巴平台上的采买纠纷,供应商单方面拒绝赔付供应商损失,阿里平台单方面关闭采购商投诉通道,采购商赔了夫人又折兵看似到这里结束了,但它并没有结束,而是另一场战役的开始!目前此事已有记者持续跟踪报道。

  这起在疫情期间发生的抗疫物资造假案,作为新闻记者也好,吃瓜群众也罢,公然表达愤慨之余,即渴盼无良供应商尽快被绳之以法,也提醒我们什么叫做伸张正义,什么叫做全民抵制!

  对线上供应商的资质审核一事,本应由电商平台负责,采购商正是信任电商平台才会更愿意相信在其平台上的供应商,若一切都由采购商自行判断,那么电商平台起到的又是什么作用呢?市场乱象又如何制止呢?给供应商造成的损失谁又能来承担?

  无论是否在疫情期间,尤其是生产消毒制剂的工厂企业,合法程序均应首先取得生产许可证,才能进入到生产销售环节。为什么有些不法商企可以跨越法规流程,先生产后拿许可证?这种现象是否已经成为普通存在的现象?行业企业是否应该来一次全面的自检自查,是否应该好好反省一下。

  刚刚呼吁行业企业进行自检自查,还有一个前提,至少提前生产出来的消毒制剂产品确实能达到消杀标准,若产品本身纯属假冒伪劣商品,那自然拿不到许可证。本案例中,供应商在采购商采买和投诉两个时间段,所提供的产品描述不一致,显然供应商是不打自招,供应商明知道采购商需求的是能够达到消杀性标准的消毒制剂,在这种情况下,仍提供的是没有生产许可证的产品,就采购合同来看可视为不合格产品,这样的产品还敢公然上架销售,这其间又是哪些监管环节出现了疏漏?政府相关监管部门又应该做些什么呢?

  首先不要恐慌,不要自己吓自己,不要听风就是雨,不要听说什么东西可能有用就疯狂去囤积,这样只能给那些不法商家提供发国难财的大好时机。因此,我们在采购重要的必需品时,应该从多方面去核实甄别商家资质、产品合格证等信息,保护自身权益。同时也要深深相信,我们老百姓身后是我们强大的祖国,这个年轻的国家把它所有的一切都给了它的人民,只要全民齐心,听从号召,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迎来胜利。

  这一场全民“战疫”的过程中,让我们不断领悟到生命的重量;同时,教会我们如何致敬白衣天使、致敬抗疫英雄,更教会我们如何识别善恶美丑。

  新冠病毒是无情的,或许它能让这个春节成为年味最淡的一个春节,而作为活着的我们,却可以选择让它成为人情味最浓的一个开年。最后希望全社会联合起来,共同抵制在疫情期间从中牟利的不法商家,我们再次号召社会正能量!!!